我只想活到50多岁。

发布 | 2019-03-11 | 碎碎念 | 489 浏览

If I die young-The Band Perry


“我就想活到50多岁,就够了。”
这是我刚认识W那会儿她说过的话。


那会儿我们年纪还小。
刚刚脱下小学生校服的我们,偶尔会光溜溜地站在镜子前,对着自己要么oversize要么一马平川的胸围感到懊恼,羡慕隔壁班的班花怎么就发育得那么正正好好。
也会因为不小心嘴馋多吃了两包辣条或是熬夜多看了两集魔法少女樱,隔天一早看着镜子里脑门上的巨型红痘痘拼了命地拿刘海修饰遮挡。
要是某天不小心瞥到暗恋的小男生对着别的妹纸来了一记温柔的摸头杀或者成绩放榜时一着不慎跌出个十名开外,那可真是天塌下来要了命的绝望。

微信图片_20190311134236.jpg


W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双商在线颜值扛打就连性格也是温暖纯良得过分。
所以当听到她说那句话时,我甚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就想活到50多岁,就够了。因为啊,人老了以后就会各种生病,我是个特别讨厌麻烦的人,当然,我也讨厌麻烦别人。我要是得了癌症就高高兴兴回家等死,谁也别给我花钱治病。

这么些年过去了,当时的童言无忌也许早就被她本人抛诸九霄云外去了,我也就当个梗逢年过节寒暄几句的时候拿来调侃她一下。

W在国内某top985的高校直博,一年顶多和她见个两回,大多时候也就只能通过朋友圈状态了解一下彼此近况。某半夜凌晨她突然在朋友圈po了篇人民日报官微推送的新闻—“浙大失联博士生遗体已被发现,身上还装着校园卡……”并配文“小时候就想活到50多,长大以后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能不能活过30都两说”。

看到给我吓坏了,慌忙一个电话拨过去。
嘟了两声之后电话接通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

“没什么啊,就是最近照镜子已经不再care自己的Acup了,开始关注自己的发际线啦哈哈哈哈哈,而且你说奇不奇怪,额头上的痘痘十多年了还是不见消停,这生命力要是能分我一半就好了。”

“真的,当我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我特别能理解他。虽然我并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一定是痛苦到难以承受才会选择以这种方式来告别。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有个极限,就像一把拉满了的弓,我不知道我的极限在哪里,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绷断,甚至我也想过,人生处处是坎坷,干脆死了多好。但我知道我这20几年来读书吃的苦可不能白吃了,多费钱啊。再说了,我爸妈还指着我养老呢!这年头存款是不一定有,压力可谁都有,没啥。

话虽这么说,但她故作轻松的声音里包裹着掩饰不了的疲累和无奈。

微信图片_20190311134408.jpg


毕淑敏说,
一次自杀也没有想过的人,肯定凤毛麟角。

死多容易啊,找片宽阔的水域、爬个30+层的高楼、找清自己动脉的位置,就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儿,多easy啊。

可活着,好好活着,是真的难。


本硕博都是国内985双一流A类院校的W,从学历上看,相较于80%的泯然众生,她无疑是优秀的。

W一直是个很有正能量的人,永远一副宠辱不惊淡然疏离的模样,从来都是充当别人的情绪垃圾桶,很少听到她抱怨或吐槽过什么。可是那天在电话里,她好像肚子里存了一整个太平洋的苦水迫不及待地想要倾泻而出。

我听到她说,经常得加班到半夜才能把手头的活弄完,几乎每天都会因为门禁被阿姨数落半天,一回得晚了就得写晚归登记,楼下宿管科的阿姨们统统能叫出她的名字了都。
我听到她说,每个月的国家补助和导师助研差不多刚刚cover自己的吃穿用度,出门喝个沪上阿姨的血糯米都得计算一下当天的开销有没有超标。
我听到她说,要想毕业至少发够4篇SCI,说是4年学制,没个5年基本下不来。
我听到她说,导师脾气超差动不动就大声嚷嚷,还处女座完美主义最喜欢吹毛求疵。
我听到她说,选择读博是她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决定。有好几次,一个实验做了大半个月了最后因为一点小问题全部废掉从头再来,说坏就坏就跟闹着儿玩似的。
我听到她说,毕业都30了,到现在还单着,七大姑八大姨闲着没事就拿她作反例当谈资,爸妈都急得快要提刀来逼嫁了。

小时候一直是家长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的W,现在却常常因为大龄单身而成了亲戚邻居茶余饭后唠着“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的反面教材。

之前本科阶段各种奖学金拿到手软的W,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学术大环境下多肝几篇论文,妆也不化了,街也不逛了,步也不跑了,整天除了泡实验室就是泡图书馆,沉浸在科研的苦海中无法自拔。

微信图片_20190311134413.jpg


曾经大言不惭地说着毕业后要去上海浪荡几年的W,现在一心只想着毕业以后回到家乡附近某个二三线小城市进个银行国企研究所混吃等死安度晚年。

一直温暖柔和得不像话的W,也开始变得浑身充满戾气,偶尔也会怼天怼地炸毛发脾气。

这一切的变化,可能都源于选择读博而带来的压力吧,甚至“女博士”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莫名其妙就成了人们口中的“第三类人”。


硕博圈里流行这样一句话:
“白天愁论文,晚上愁成家。”


20好几了还不挣钱回家,快30了也还没结婚成家,论文经常投出去就像一块石头扔进大海了无音讯……整个大环境对于研究生这类特殊群体来说似乎太不友好了。

读研读博什么的,真的太不容易了。

可,这世界上又有谁比谁过得轻省容易?

微信图片_20190311134418.jpg


我曾在去看歌舞剧的路上看到因为电动车没电而不得不用脚蹬着地一步步前进的外卖小哥。歌剧厅里每个人着装都很得体,大家都很自觉地把手机调成静音,很多人手里还拿着袖珍的望远镜。

可整场歌舞剧的过程中,那个外卖小哥奋力蹬着地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一次次重现。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送晚了而被顾客投诉,不知道他的解释会不会被顾客和老板理解,也不知道他晚上能不能顺利回家。

我曾在一大早去练车的路上看到眼里卷着困意嘴唇因为早起而显得煞白,一边骑车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背课文的中学生。

看着后车镜里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我不禁有点好奇,不知道他昨晚写作业写到几点,不知道早上有没有吃过早饭,不知道今天的语文默写他能得多少分。

我曾在赶项目申请书熬到半夜12点多的晚上路经老师办公室时看到里面依然灯火通明,透过门上的毛玻璃依稀可见老师伏笔案前的身影。

不知道他自己还得加班到几点,不知道隔天一早项目申请书提交截止之前他还能不能合会儿眼,不知道早上只能由师母送上学的老师家孩子会不会有点不开心。

微信图片_20190311134422.jpg


所以你看,谁的生活是轻轻松松一派光鲜的?
谁的生活还不是满地鸡毛各种琐碎的?

是,谁也不比谁过得更轻省容易。但谁可以比谁更拼命努力。

就像我的朋友W,衰不过两天,朋友圈里的她又恢复了一贯的风风火火,一天24小时恨不得劈成48小时来过,再巴不得向天再借五百年。

成长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第五季《奇葩说》肖骁在赢得满座喝彩之后在采访中说:“我并不喜欢别人给我贴上的‘成长’标签。

我们习惯于把“成长”定义为由不好变为好、由不成熟走向成熟的过程。

可就拿W来说,我还是觉得她成长了。以前的W总有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读研后的W反而变得有血气了些,变成有情绪会跳脚会发飙的同龄人了,这样的她反而更真实可爱了。

这样看来,好像她当初选择读博的决定也没有那么糟不是?

马爸爸曾说过不少金句,记得他说过:“真的很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所以啊,生活它从来不容易,但“生活中有这样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微信图片_20190311134427.jpg


实在还是觉得难过的话,就试试大张伟老师的法子——坚持笑15秒心情就会变好。

美国波尔·莫利尔医院的健康导报上提到——笑可以延长寿命,开怀地笑15秒就可以延长2天的生命。

据说人在笑的时候会激活一种叫做NK的免疫细胞,这种细胞是对抗体内病毒、癌细胞的最强大的宪兵。但当人感到压力大甚至抑郁时,人的NK细胞会失去活性直至死亡。而当人开怀地大笑时,NK细胞的活性会比感到压力时高出一半,是笑容给它注入了生命和活力。

所以书里说啊,笑容是神的礼物

其实我想说,你又何尝不是造物者的恩赐呢?

那么珍贵的你,当然值得被好好珍惜。

                                      • end • 
                                  公众号 天南大夜洞
                                  文 大大星的儿童餐
                              (本废柴的另一个nickname)
                                  图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ps:这篇文章是我去年10月份写的,投在当时和小伙伴共同运营的一个校内公众号上。前不久学校里又发生了类似事件,想起当时写此文的契机,于是乎就复制过来了额~
“生活不易,但人间值得。”
共勉。

标签
没有标签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由 豆末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

吐槽列表

文娱帝国, 2019-03-30 回复

写的很好,很喜欢

吐槽一下吧

*选项为必填